5年前丧夫今失爱子‧尤锦星母亲哭追灵车

时间:2020-04-23 浏览量:728
5年前丧夫今失爱子‧尤锦星母亲哭追灵车(槟城‧威南)5年前丧夫的黄素华再饱受丧子的锥心之痛。当儿子尤锦星的灵柩即将离开家门那一刻,黄素华崩溃大哭,并在父亲和亲友的搀扶下从后追着灵车。母子永诀的心酸画面,让200多名送行的亲友红了眼眶。在金宝山洪意外中丢命的尤锦星今日(週二,11月3日)举殡;母亲黄素华虽然在亲友慰劝下,已接受儿子逝世的事实。但当锦星的棺木推上灵车那一刻,情绪已经平静的黄素华,再次崩溃痛哭起来,且坚持追上灵车与儿子话别。40多名前来送锦星最后一程的拉曼大学师生,在致祭后哀恸的说:“我们会永远怀念尤锦星。”师生送最后一程尤锦星的遗体在週二上午10时30分举殡,除了尤家亲友,拉曼大学师生、日新独中师生及华都中学师生也前来送锦星最后一程。尤锦星的科系老师黄春安表示,尤锦星的成绩很好,为人乐观开朗,非常活跃于校内活动。上週六(10月31日),即发生意外的前一天,锦星还发简讯祝福一名即将出国的老师。此外,日新独中的老师说,尤锦星常常回到学校探望老师和学弟妹,是一个相当重感情的人。为免悲剧重演,金宝拉曼大学校方行政人员谢赵杰呼吁学生,不要再到瀑布游泳嬉水。“发生意外的地方相当偏僻,外地人不会知道这个地方,所以我们相信他们之前有去过这个瀑布。校方失去3名学生,非常悲痛,希望同学不要再到这个地方嬉水。”尤锦星的小叔尤国清指出,一同遇难的女同学游诗盈,不是锦星的女朋友,事实上,锦星没有亲密女友。除了游诗盈的祖父游群亮否认锦星是孙女的男友,与锦星一家同住的小叔,也说这是一场误会。“锦星没有带女友回家给我们认识,当然,普通女朋友、女同学是有很多,但不是正式交往的那种。”人已死一切不重要尤国清说,现在侄儿都已经死了,他有没有女朋友已经不重要了。“如果曾经是,或是已经分手,或是正在发展,一切都不重要了,何必再谈这些。”槟政府移交1000帛金行动党槟州行政议员黄伟益、爪夷区州议员陈明发、巴当拉浪区州议员陈宗兴及市议员赵善辉等人到丧府慰问,并代表槟州政府移交1000令吉帛金给家属。陈明发指出,槟州政府以民为本,任何种族发生事情,政府都愿意提供援助,协助他们解决问题。他强调,如果尤家在面对丧失亲人的事件上,需要州政府的协助,他们将会尽力协助。“刘子健目前在台湾公干,他要我代表向尤家慰问,并致以深切的哀悼。他对意外深感遗憾,希望这种意外不要重演。”他也希望尤家的人能节哀顺变,振作起来,面对週三(11月4日)。寄语卡杂誌陪葬拉曼大学生尤锦星于週二举殡前,大学同窗好友连夜製作一张载满逾百名同学的寄语卡,同时带来多本他爱看的杂誌当作陪葬品。尤锦星的同系好友沈建伦及黄彦豪较后接受记者访问时指出,死者身前非常活泼开朗,在课堂上有说有笑,而且酷爱打篮球,为了缅怀他,他们週日(11月1日)晚聚集在大学宿舍篮球场办一场烛光追悼会,并在短短2小时内收集逾百名同学的寄语。尤锦星的遗体週二从威南移奉到大山脚武拉必福德正神会火化场,随行的除了亲属及中学同学外,拉曼大学的36名同系同学及3名讲师也送尤锦星走完人生最后一程。女死者游诗盈的遗体将在週四移奉到大山脚武拉必福德正神会火化场,惟当天遇上期中考,建筑管理系的同学或无法出席葬礼。‧2009.11.03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