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岁女童遭烧尸案‧被告判绞刑抱头哭

时间:2020-04-23 浏览量:773
5岁女童遭烧尸案‧被告判绞刑抱头哭(柔佛‧新山28日讯)新山高庭週五以辩方无法提出合理疑点证明27岁的被告无罪,包括被告在自辩时没有解释本身的脱氧核糖核酸为何会在5岁女童私处被找到,裁决涉及这名女童被烧尸案的被告,被判绞刑致死。被告慕希丁闻判后,抱头痛哭,其家属纷纷上前安慰,他被押送走出法庭时痛哭并情绪失控大喊“让开”,还举脚飞踢摄影镜头,正中踢到一家马来报章摄影师的镜头。小死者母亲罗斯琳在法庭作出裁决后,边落泪边接受访问时说,她于週四晚上彻夜难眠,对于判决,她感到满意并认为这将为逝去的女儿沉冤得雪,而她和她的家人,将在週六举家到女儿墓碑前拜祭。控方提出有力证据她感谢警方、邻里等各造在这起事件发生后的帮助。被告慕希丁被控于,早上11时30分至翌日凌晨12时,在马西努沙达迈花园油棕园杀害努鲁娜迪拉,抵触刑事法典302条文(谋杀),他于案发后同月26日被控上庭。承审此案法官拿督阿都哈林阿曼在下判时指出,控方成功提出有力证据,而辩方却无法提出合理疑点,因此判以被告在刑事法典302条文下被定罪,并根据刑事程序法典281条文进行绞刑,问吊致死。在刑事法典302条文下被定罪者,唯一刑法为死刑。阿都哈林阿曼指被告是一名危险且残忍的人物,并指被告为满足自己的兽慾,甚幺事都做得出来。他在下判时指出,控方提出的有力证据,除了脱氧核糖核酸(DNA)样本证明,也包括控方找出被告所使用的摩多沾有的泥土成份和发现女童尸体旁的泥土吻合、系在女童烧尸颈项部位的黄色碎布和被告的衣物吻合,以及证人看到被告从油棕园出现时穿着的衣服,也在被告家里找到。他指出,其中最有力证据,是警方在小死者阴道找到属于小死者和被告的脱氧核糖核酸混合样本;但被告在自辩时,并没有解释为何被告的脱氧核糖核酸会出现在死者体内。他说,被发现的混合样本存在的脱氧核糖核酸是属被告“主动式动作”所造成,而并非将被告的脱氧核糖核酸样本放到死者身上就能形成的。他说,调查指出,小死者是被人用手摀住口鼻致死的。指被陷害无法挑出合理疑点阿都哈林阿曼指出,被告在自辩时,说没有和小死者或她的家属结怨而没有杀人动机,并称事发当天并没有出现在案发地点,而是约见了2名友人。他说,被告在自辩时所提到与第一证人和第二证人见面的时间点,却与2名证人供证时所指最后一次见到被告的时间点有冲突,其中,第一证人则供词反复,无法确定最后见到被告的时间点;第二证人指最后一次见到被告是在,但被告指最后一次见到第二证人是在同年3月1日。他指出,被告在进行自辩时只一再否认罪行,指本身是被陷害的,却没有提出合理疑点。他提到,被告在自辩时没有作出辩解的内容包括,有证人看见被告从案发的油棕园离开时,身穿的红色长袖T恤在被告家中被寻获、被告的摩多沾有的泥土与事发地点的泥土成份吻合、在死者颈部的黄色碎布属于被告衣物。本案主控官乌马及嘉丝敏副检察司在庭外指出,本案有赖警方在搜证方面做出努力,包括找到小死者遇害地点、在被告使用的摩多上仔细找到与女童尸体旁的泥土一样的泥土成份,并找到第十四证人即被告的同屋目击被告在匆忙回家后换衣半小时再出外,以及化验师找到本案最关键的DNA证据,让一件件证据像拼图般拼合。被告辩护律师为莫哈末达乌、莫哈末阿都卡迪和吴思汉。新闻背景女童买快熟面失蹤小死者努鲁娜迪拉于上午11时,手持4令吉到附近杂货店买快熟面及鸡蛋后失蹤,警方过后在晚上7时许,扣捕了小死者隔壁怀疑涉案的邻居夫妇,稍后再扣捕一名男子协助调查,3名嫌犯当中,包括当时26岁的被告慕希丁。同年3月8日,警方在马西努沙达迈花园油棕园发现一具高度腐烂的尸骸,4天后证实该具尸骸属失蹤多日的努鲁娜迪拉。‧2013.06.28
上一篇: 下一篇: